欢迎来到某某智能家居官网!

热线电话: 400-123-4567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澳门美高梅官网 >

为了爱学开车 重庆驾校老学员差5个月满70岁

▲侧方位练习,他紧紧盯着后视镜。

▲邓晓军出生于1949年8月30日,还有5个多月,他将迎来70岁生日。

▲体贴地递上温水,让老伴送服药物。

  学车的最高年龄限制是70周岁,如果你很快就要满70岁,还会选择学车吗?3月初,还有5个月就满70岁的邓晓军,出现在九龙坡区杨家坪一驾校的训练场地内,一周练习四天,风雨无阻的背后,还有一个感人的原因:“拿到驾照,开车带无法行走的老伴去她想去的地方……”

  69岁的“高龄”学员

  3月15日早上7点45分,天飘着小雨,九龙坡区杨家坪的乔森驾校科目二训练场地,一位身穿灰绿色夹克的老人撑伞站立着,与热络欢快地交谈着的青年学员不同,他冷静沉默,神情还带点焦虑。

  他不是学员的父亲,他也是一名学员,名叫邓晓军,今年69岁。早上7点,他就从袁家岗赶了过来,等着练车。教练黄键涛说,这样的场景已经持续了10多天:“只要该他练车那天,他都会来,风雨无阻。”

  8点整,轮到邓晓军练车,他收起雨伞,打开教练车的车门坐到驾驶位置,头脑里仿佛有固定程序似的——先调座椅再调整后视镜。一切准备就绪后,才发动车辆,开始了侧方位停车的练习。

  开头两把,他都压线了。为此,黄键涛特意走到车窗附近,把头向他靠近,低声说:“压线了,看准点后,记得第一时间回方向盘。”

  “嗯,步骤我都记得,但是反应慢了。”下车后,邓晓军从怀里掏出纸和笔,把练习的易错点认认真真记在小本本上,又小声把教练的话重复了多次:“看到点,第一时间回方向盘。”

  学车时间只剩3个月

  邓晓军原来是巴南区鱼洞人,因工作关系,一家人很早就在深圳定居了,2017年10月,他回到重庆探亲,听从侄女的建议在驾校报名学车,用了一个多月,通过了科目一考试。此后,他离开了重庆。

  今年,他再次回到重庆,看到学车合同快到期,而且自己的岁数也快到了学车限制年龄,所以又开始了科目二的练习。

  身份证显示,邓晓军出生于1949年8月30日。也就是说,还有5个月时间,他就将迎来70岁生日。对此,黄键涛告诉记者,对于申领小型汽车、小型自动挡汽车、轻便摩托车准驾车型的,年龄要在70周岁以下。“邓晓军学的是自动挡,自然也不能超过70周岁嘛,过了70周岁,就拿不到驾照了。”

  “确切地说,留给我的学车时间,只有3个月了。”邓晓军说,因为要回去办理医保报销手续,5月底,他必须离开重庆。“而回到广东,想再报驾校的可能性也没有了。”

  说到这里,他又露出焦虑的神情:“学车只剩这么点时间了,害怕学不会呀。”

  黄键涛表示,目前,邓晓军正在学侧方位停车和倒车入库这两个项目。按照练车计划,预计会在4月中旬参加科目二考试,如果一切顺利,应该能在5月底前拿到驾照。

  为无法行走的妻子学车

  为啥要学车?一开始,邓晓军给的理由是:“活到老学到老,挑战自己。”但记者发现,他学车还有原因。

  3月15日下午,记者来到邓晓军暂住的袁家岗一小区。打开门,老伴杨婆婆正坐在沙发上。因为患有尿毒症外加严重的腿部疾病,杨婆婆无法自行走路,只能借助轮椅。一切生活起居都需要邓晓军照应,邓晓军一出门,她只能坐在沙发上等着。

  “老头子,我头晕。”看着电视的杨婆婆感觉有些不舒服。

  “来,给你测一下血压。”邓晓军拿来血压计,把老伴左手胳膊裹住,盯着血压计,测出来的血压数值偏高。他找出降压药,倒来温开水:“先把药吃了。”

  等杨婆婆吃完药,邓晓军蹲下身子,把老伴的左脚从毛线拖鞋里小心翼翼拿出来,轻轻按摩。“因为尿毒症,她左脚的血管有很严重的问题,无法走路。”他说,这次回来,他主要是带着老伴回来治病。

  多年没有回重庆,一切不太熟悉,自己也老了,还要带着老伴寻医问诊……种种原因,让邓晓军觉得:一定要把驾照给考了。

  “拿驾照带她去想去的地方”

  邓晓军说,有一次,他带着老伴去医院做透析,乘坐公交车期间,因下车不及时,坐在轮椅里的老伴差点摔跤,这让邓晓军心疼不已。

  “等我拿了驾照,买个车,带她去医院就方便得多了。另外,还能带她去她想去的地方。”邓晓军说,老伴爱热闹,现如今在重庆的几个月,每个周三,老伴都要去走亲戚。所以,这也就是为啥他星期一、二、四、五都练车,只有周三不去的原因。

  “我和老伴的退休工资加一起,一个月有10000多元,她看病的费用大部分也可以报销。所以,我们家经济压力并不大,买车,对我们一家来说也不是问题。”他还说,他们就一个儿子,目前在广东从事动漫设计工作,儿子眼睛不好,不适合开车。所以,老伴要坐车出行的愿望,目前来看,只能由他一个人来实现了。

  杨婆婆说,每次她出门走亲戚或去医院做透析,只能坐轮椅,还都是由老伴推着,要么打车,要么坐公交车,老伴都毫无怨言,常常累得额头满是汗水。“公交车一上一下太不方便,人又多又挤,也太折腾他了。”说到这里,杨婆婆的眼眶有些湿润。

  “拿到驾照,最想让他开车带你去哪里?”记者问杨婆婆。

  满头白发的她笑了笑说:“去哪里都可以,只要有他在。”(记者 朱婷/文 李化/图)

上一篇: “重庆千万女性幸福+”公益项目正式揭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