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某某智能家居官网!

热线电话: 400-123-4567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澳门美高梅官网 >

干好朝九晚五 享受歌与远方

背着乐器大包

余锐(白衣者)在学校教学生打篮球

在街头演唱

他们的歌声和阳光态度吸引路人驻足

樊永亮(左一)在天津遇到自己的另一半

樊永亮(右一)和余锐在长春

物理老师樊永亮(左一)和体育老师余锐利用暑假在全国各地“卖唱”

  刚刚结束的暑假,你是如何度过的?

  有两位老师,在这两个月当中,变身为不折不扣的流浪歌手,风尘仆仆,踏歌而行,在街头用吉他和歌声传递自由、率性、勇敢的人生态度。

  老师和流浪歌手的身份,矛盾吗?重庆育才中学物理老师樊永亮与四川成都市锦江实验学校体育老师余锐给出了答案——最近6年5个暑假,他们结伴而行,背着吉他、非洲鼓、音箱和麦克风支架,边走边唱,到达全国32个城市,其中一位还在路上遇到了自己另一半。

  昨天开学,樊永亮在课堂上分享了这个暑假的所见所闻。

    “青春的岁月我们身不由己”

  樊永亮和余锐,毕业于西南大学,一个学物理,一个学体育,因为对音乐的共同热爱成为知己,组建过校园乐队,一个是鼓手,一个是吉他手。

  临近毕业,他们躺在西南大学操场上,望着头顶星空,聊到对未来的想像。

  他们有一个共同愿望——当一名教书育人的老师。等等,还有一个愿望——两人看到彼此眼中的渴望,几乎异口同声脱口而出:“一边唱歌,一边周游全国!”

  当时,余锐利用课余时间在学校附近酒吧唱歌打工,一位中年客人听说了他们边走边唱的愿望时,立马无条件资助了一套音箱和麦克风设备,还送给他们一句话:“年轻人,有梦就去实现吧!只要你们想做一件事,整个世界都会帮你!”

  有了梦想,有了行头,有了时间,两人决定立刻出发。毕业那年的2014年暑假,他们背起吉他,挎上非洲鼓,在中国地图上圈出了大致线路。

  第一次卖唱是在北碚区老城,当他们把琴盒摆在路边、插上音箱电源时,心里都有些忐忑。互相对视一眼,清了清嗓子,先来了一首许巍的《完美生活》:“青春的岁月我们身不由己,只因这胸中燃烧的梦想。青春的岁月放浪的生涯,就任这时光奔腾如流水,体会这狂野体会孤独……”

  唱罢,他们听到零星喝彩声,看到有人把纸币丢进琴盒。虽然莫名有点兴奋,但仍然有点不安。不过,当下一曲音乐响起时,特别是当路人驻足跟着一起唱时,他们忘记了一切,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

  短暂热身以后,他们买了火车票去往陕西西安,打听哪个地段允许唱歌,最后在钟楼广场外一个角落寻到合适位置。

  白天旅游,晚上唱歌,他们几乎不怎么提前做计划,很随性地走。如果特别喜欢某个城市,或者观众特别热情,就多逗留几天。

  当年暑假结束后,他们分别到了重庆育才中学和成都锦江实验学校,当上物理老师和体育老师。“一边唱歌,一边周游全国”这个计划,除2017年暑假外,其他5个暑假都在游唱。

  每到一处 名胜古迹不错过

  这几个暑假当中,福建厦门给了他们一个特别惊喜。在中山路步行街的路口唱歌时,游客特别多,围了里三层外三层。起初是小朋友投进一元两元,继而又有五元十元。

  收工时,他们发现,琴盒里装满纸币,甚至要使劲压才能盖上盒子。回到旅馆一数,居然有1200多元。

  这是他们作为流浪歌手生涯最大的一笔单日收入,对两人来说是极大鼓励,并不是因为收到这么多钱,而是说明大家认可他们的歌声。

  对于唱歌的地点,两位老师经过琢磨发现,也是有讲究的。一般大城市核心商业区人最多,但不允许进入卖艺。于是,他们通常会在外围寻找一条进入核心区的必经之路,当然也是在城市管理允许的范围内。

  为了省钱,也为了结识更多朋友,他们每到一处几乎都选择住青旅,火车只坐硬座,吃也比较节省,但每到一处名胜古迹,基本上不会错过。两个人,一人一手提着10多公斤的音箱,拎着话筒架,另一人背着非洲鼓和背包,站在霓虹灯闪烁的街区歌唱。

  重庆小伙在路上收获了新娘

  2015年暑假,他们在浙江杭州西湖边唱歌时,当地城管人员告诉他们,唱歌可以,但不能打开琴盒,不能收钱。他们同意了,因为唱歌的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挣钱。

  观众们非常热情,一位大妈悄悄塞给他们100元,心疼地说:“孩子,你们拿去吃饭,做这行不容易。”

  钱,他们没有要,但大妈的关怀让他们很温暖。没有老师这个神圣职业的光环,他们的身份只是一个流浪歌手,但仍能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理解与关心。

  在上海,他们希望在东方明珠下放歌,于是和城管大哥商量——我们就唱歌,不收钱,可以吗?城管大哥反而“恳求”道:小伙子,你们要是在这里唱,我的工作就要丢了。

  后来,他们静静坐在江边,不用音箱,轻声弹唱,和城管大哥一起温习故乡老歌。那晚,外滩的风很柔和,几个异乡人的心贴得很近。

  2016年暑假,在广州唱歌时,有个20多岁的小伙子送来奶茶和可乐,还附上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这是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听着你们的歌,觉得释怀了很多。”

  他们欣然接受了这份礼物——自己的歌声无意中对陌生人有了鼓励,他们也很欣慰。

  还有一次打车,的哥看到他们的行头,坚持不收钱,深有同感地说:当流浪歌手挺好的。“我家里也不支持我开出租车,但我喜欢开车啊!你们有梦想就要坚持啊!加油!”

  除了快乐和感动,樊永亮还有一个意外收获。去年暑假,他们在天津解放桥附近唱歌时,一个骑着单车路过的女孩被歌声吸引,情不自禁驻足聆听。她先是把车停在马路边听,听了一会又忍不住推着车走过来。当晚,女孩作为新认识的歌友中的一员,和他们拍了合照,加了微信。

  樊永亮和女孩交谈后发现,彼此的人生观很相似,女孩也特别欣赏樊永亮的生活态度。于是,接下来的行程女孩加入了进来,一起去了东北。在壮阔又平静的松花江畔,樊永亮和这个善良、美丽的女孩坠入爱河。今年,女孩义无反顾跟着他来到重庆,不久前两人举办了婚礼。

  每一座城市,每一个夜晚,不管街边的听众多少,樊永亮和余锐都会投入地歌唱,让围观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音乐的美好。

  5年暑假,他们的总行程43.5万公里,街头演出200多场,挣了2.3万元。

  哪些歌最受欢迎?余锐说,主要是民谣和流行歌曲为主,许巍、beyond、朴树、崔健的歌、老狼的校园民谣也很符合他们的气质。

  学生听得过瘾 下课追问细节

  记者发现,暑假期间樊永亮和余锐在朋友圈发的消息,都有数十上百个点赞和评论,其中包括同事、学生、家长。

  昨天,樊永亮表示,教书育人不限于课本,老师也不能将脚步限于校园之内。在旅途中,看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习惯,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风景,每一种体验都是人生极为可贵的。

  在课堂上讲完光的折射、奥斯特实验、牛顿定律后,樊永亮会抽时间跟学生们分享他们的“流浪”经历,讲述路上遇到的事。学生们听得过瘾,下了课还会追问各种细节。

  樊永亮讲给学生们听的,不仅是他们在洱海边、青海湖边的游唱经历,也有挤在8平方米却住了10个人的旅馆里的窘迫。他想告诉学生,生活不仅有鲜花和掌声,也有荆棘和泥泞。一旦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和梦想,就要尽全力去实现。

  樊永亮还是学校的吉他社团老师,教学生基本弹奏技巧。他说,希望每个学生在学习之余,都能找到兴趣爱好,并通过一生的练习享受到乐趣。“大部分人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但我们想告诉学生们,这和浪迹天涯并不矛盾,要永远保持自律与洒脱。”

  学生康佳颖表示,樊老师上课时很认真,没有想到还有这些特别的经历。老师做了很多人想做不敢做的事,也让他和其他同学发现,梦想原来有不同的表达方式。

  当然,也有人提出不同看法——老师就该上课,当什么流浪歌手!樊永亮和余锐作为老师,这样做是不务正业。

  学校又是什么态度?不久前,樊永亮和余锐所在学校发文,对他们的行为表示欣赏和支持。

  重庆育才中学公众号发布《世界那么大,先做个中学老师,然后去“浪迹天涯”》的文章。成都市锦江实验学校校长晁宁也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布《歌与远方》:“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句话唤醒了不少人埋在心底的梦想,令人萌发出逃离厌倦的现实生活的冲动。但这两位老师信奉的却是“读书与旅行,总有一个在路上”,让大家看到干工作与看世界并不矛盾。余锐老师是学校体育教研组长、篮球教练,对孩子们的影响却不仅仅是篮球。训练之余,他教孩子们弹吉他,带着他们唱歌,给他们讲述自己歌与远方的故事,让学生们在心中播下一个个美好梦想。(记者 纪文伶 文 受访者供图)

上一篇: 恋爱一年增重30斤 你也有“幸福胖”吗 下一篇:没有了